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22:2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絕跡武神
  4. 第一章 倒霉的少年

第一章 倒霉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15:23:17 字數:2033

  第一章倒霉的少年

  某年某月某日,元靈大陸某國某城某鎮的李家,一位少年正在被期辱著。

  “李軒,廢物你還好意思在家族中呆下去。真是不知恥辱,六年了,你修煉到元者第幾重啊,四重?五重?哦?我忘記了你才二重。哈哈……”

  “你別高興太早了,李雷,你給我的恥辱我李軒遲早會討回來的。你給我記著。”

  “我記著呢。我看你能把我怎么辦,你想發我,還是咬我啊!哼,幾天不打你,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今天我看還得給你一點教訓,你們說是吧?”

  “是啊!李雷大哥,你可要下手輕一點啊!可別把他打死了!也別把你的手打痛了。哈哈……”

  …………

  元靈大陸是一個創造奇跡的風華寶地,在這里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元靈之氣充沛以至于修道之人不知凡幾。

  長生不死,百毒不侵是人類的欲望,也是人類的夢想。

  天元國天元城,無然鎮,王,李,柳,三大家族。其中王家最大。

  李家!在無然鎮的這片范圍里,如此宏偉的演武場,也只有三大家族方才有這般的大手筆。

  此刻,演武場的角落上,聚集著一群十多歲的少年。其中的一名又被余下的少年圍在當中,略顯稚嫩的小臉上,滿是苦澀與憤怒的不甘神情,兩只拳頭緊緊的攢住,青筋暴突!

  “這武場雖然對于嫡系子弟來說是無條件的開放……但是這并不代表,廢物也能夠在這里修煉!”說話的,是一名約摸十一、二歲的少年,他神態倨傲,目光中透著一絲嘲諷的冷笑。

  “李雷,你不要太過分!”被包圍的少年怒道:“武場如此空曠,我在這里修煉,可沒有礙著你什么事吧?我也是李家的嫡系。我說過凡事要留一線,我那天有了奇遇,有可能讓我的冰封絕脈突破,那時候……”

  “現在你得到奇遇了嗎?沒有吧?沒有就給我滾出去。”

  “你不要太過分了。”

  李家的武場乃是一處天地元靈之氣頗為充裕的地方。在這里修煉,感應元靈之氣的效果十分顯著,比之尋常的地點,可是要事半功倍不少。

  李家的嫡系血脈,可以無條件在此修煉。另外,家族下屬的旁系還有外族內的優秀少年,也可獲得隨時在此修煉的資格。

  “嘿嘿!我過份又如何?”李雷得意的抱著雙臂,擺出一副就欺負你的模樣笑道:“在這武場內修煉的,都算是家族的優秀子弟。你李軒是什么東西?堂堂嫡系血脈,卻是一介修煉廢材,還是冰封絕脈!丟盡了我們李家的臉面還不夠,還妄想擁有和我們平起平坐的資格?你不羞,我們可還要臉面呢!大伙兒,你們說是不是!”

  “就是!一個廢物可沒有資格與我們在同一地方修煉!”立刻有幾名少年應和道。

  “就是就是”

  …………

  冰封絕脈:顧名思義就是體內經脈阻塞猶如萬年寒冰一樣牢固,元氣的沖擊效果難以將其撼動!這樣,就造成了李軒的修煉速度猶如龜爬,而且進階時如同寒冰把自己包裹著一樣。至今仍在元者二重徘徊,毫無寸進!

  “欺人太甚!”李軒目光一寒,攢緊的拳頭就欲有所動作。

  “怎么?好了傷疤忘了痛!”李雷的嘴角一勾,冷笑道:“憑你二重的實力也敢動手?”

  聞言,李軒深吸了一口氣。陰冷的臉色逐漸轉為平靜,拳頭緩緩松開……被李雷欺辱,李軒也不是第一次經歷。逞一時之氣,怒拳相向的事情,李軒也做過幾次,可每一次都是以自己頭破血流而告終!

  半年前的那一場沖突,李軒更是差一點就死在了李雷的手里!再怎么說,李軒也是李家的嫡親血脈,族長的親孫子,父親也曾是家族的第一強者!在他十二歲決定身份和命運之前,誰也沒有權力可以不負責任的取走他的性命!

  默默轉身,李軒一言不發的走下了武場。在闖過了半年前那次沖突的生死關之后,李軒的心智也隨之迅速的成熟起來。

  他很清楚,在實力處于劣勢的情況下,逞少年血氣只能徒然的自取其辱!隱忍!不是膽怯、不是退避、更不是謙讓和大度。而是為了等到實力超越對方之后,再狠狠的將之報復!

  他的表面上雖然看起來十分平淡,可是隱藏在他身體里的熊熊斗志,卻是猶如翻江倒海一般的狂涌起來!

  李雷,你等著!總有一天我的實力必會超越你!到時候,我一定揍得你像死狗一樣跪在地上求饒!今日之辱,他日必雙倍奉還!

  李雷陰陰一笑,對著李軒的背影鄙夷道:“李軒,你不但是廢物,還是一個孬種!憑你這種一無是處的垃圾,有什么資格成為柳萱的未婚夫。趁早解了這門婚事,你今后的日子或許還能好過點!哈哈哈……”

  聽到柳萱的名字,李軒腳步猛地一頓,旋即淡淡的說道:“這門婚事,是萱兒妹妹親口同意的。有本事,你去和萱兒妹妹談!另外,我是一無是處的垃圾,那么整天纏著垃圾聒噪的家伙,又是個什么東西?”

  “若是我沒記錯的話,今年你即將滿十二歲了吧?兩三個月后,如果在家族的試煉上,你沒達到元者四重的要求,你就將被剝奪李家嫡系子弟的身份……到時候,你只能做家族的卑賤下人!我一定會讓你為今天的話,感到后悔!等你成了卑賤的下人,即使你有臉娶,只怕柳家也沒這個臉將柳萱小姐嫁給你吧!哈哈哈!”

  李雷囂張的大笑起來。“三個月后,見分曉吧!”李軒拳頭一緊,輕喃一句后身影便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目光中。努力的想讓人看得起。

  這事之后李軒沉默了好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