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9:46:49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殷天子三劍
  4. 第一章 魏國無望

第一章 魏國無望

更新于:2018-03-16 14:38:47 字數:2435

字體: 字號:
殷天子三劍目錄
共2章
  傳說承影劍,含光劍,宵練劍,三劍并稱為殷天子三劍,殷商亡國后,三劍不知所蹤。幾經流轉,到了春秋末年,被衛人孔周所得。

  傳聞這三把劍是不祥之劍,君王得之,亡國。士大夫得之,加罪。平民得之則亡人!是以孔周得劍之后,父母妻兒無一存活,三劍也無人敢覬覦。

  此時,古魏國朝堂之中,只見朝堂之上威坐一位中年人,身著黑色王服,一臉的威儀之色,但神情稍顯疲憊,這便是魏國國君,魏成候,姬珉。

  魏成候道:“各位若無事,且退下吧,寡人近日身體有恙,不便管理這些爛事!”

  話音剛落,只見站出一人,此人體貌修長,面容俊秀,約二十六七之齡,正是諫大夫丘邴章,行一禮,道:“大王,秦國占領河西,近幾年不會再有動作,今無戰事,正是休養生息之時,大王應勤勉圖志,切不可過度沉溺于酒色之中,耽誤國事啊!”

  魏侯姬珉道:“河西之地不便治理,秦公任好想要,給他便是。天子與寡人素來交好,再叫天子劃河東鹽池富地給寡人。”

  邴章道:“長此以往,局勢并非天子可控。秦公占領河西,廟堂之中竟是年后方知,足見國之朽怠!王上,覬覦魏都鹽池可并不是秦國,還有晉國,大王若勤勉執政,魏國大有可為!”

  魏侯姬珉道:“邴章,寡人近日朝政理得太多,只覺世間之事太于煩悶,實是乏味的緊。”

  邴章道:“王上,好習慣非一就而成,但陋習卻是一朝一夕之事,想那殷紂,少時勇異常人,打敗戎狄,可得了王位之后,便不思進取,學那夏桀,建酒池肉林。整日淫逸于宮中。本應千古流芳,最后卻遺臭萬年啊。”

  這時,人群中站出一人,此人面容黝黑,身形健碩,身著將服,此人乃魏國右師,黑卵。黑卵大聲道:“大王為國事盡心盡力,心力交瘁,王上對魏都之貢獻,人人得見!偶感有恙矣,邴章大夫此番說辭,難道是懷疑王上是假病因而享樂不成?"

  朝堂之上,頓時鴉雀無聲,只見魏侯姬珉鐵黑著臉,剛要發作,這時邱炳章喝到:“黑卵!如果魏都盡是你這種無知愚昧的小人,魏都還如何發展!只知阿諛承上,不顧民生!對內,你仗著王上對你信任,蠻橫霸道。對外,膽小如鼠,伈伈睍睍。魏有汝等,興無望!”

  朝堂之上一時哄然,有指責,有稱是,有閉目不語。黑卵不怒反笑道:“哦?邴章大夫是說某是無用的小人嘍?那王上緣何寵信與某?難不成,你認為王上...”邴章道:“你不要總假王上之名!”

  “好了!”魏侯姬珉怒喝道:“邴章,方才之論,寡人記下了,但今天休朝之事,毋庸再議,退下吧!”說完,魏侯姬珉甩袖走人。

  眾官員齊聲道:“諾。”片刻,朝堂之上只剩黑卵與邴章,黑卵皮笑肉不笑到:“邴章,今日之事,且過了。以后萬萬不可!"

  邴章哼聲道:“會的,魏國之棟梁!”說完轉身便走去。黑卵則站在原地,自語道:“棟梁之說,某受下了。”說完大笑,走出門去。

  此時,邴章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聽見有人叫道:“邴章,邴章。”邴章回頭看去,原來是庶吉常士芾干,芾干道:“邴章,今天你莽撞了些,明知黑卵乃王上寵信之人,怎能說出那番話來?”

  邴章看了看芾干,嘆道:“哎,魏國積弱,常年受外敵壓迫。難得有喘息之機,王上卻不思勤政,整日沉溺于花間酒色之中,每想于此,我便止抑不住啊!”

  芾干輕點了點頭,道:“晉公詭諸,早已對魏都虎視眈眈,秦公任好也對鹽池覬覦已久,河西失守并不是結束,相反,正是開始。只是邴章,主非明主,有些說辭,朝堂之上并非好說處啊。”

  二人談著談著,便到了邴章家門,邴章道:“芾干,近幾日惱心事繁多,好久未與你暢談,今日就不要回去了,我叫室人備桌酒菜,你我二人,定要好好暢飲一番。”

  芾干笑道:“好,既邴章相邀,某不推辭,走。”

  邴章走到門前,扣了三下門,沒過一會,一位女侍打開大門,道:“郎君回來了,哦,常士大人也來了。”二人進門,走到正堂,脫了鞋子,走進正廳,只見一美貌女子端坐于榻上,這女子正是邴章發妻張氏陶挽。

  陶挽見到邴章和芾干,忙站起身,走到近前道:“良人,回來了。”又對芾干行了一禮輕道:“芾干大人。”芾干笑道:“客氣了。”

  二人于榻上對坐,芾干道:“賢閫斯文而知禮,邴章,有妻如此,無求矣。”邴章笑而不語。叫陶挽去備酒菜。二人正暢談,只見一十歲小童緩步走來,走到邴章跟前,恭聲道:“父親。芾干叔叔。”

  邴章笑道:“來丹,今天讀書了嗎?”

  來丹道:“讀過了,日出始讀《太公》、日中讀《伊尹》、日落讀《辛甲》。”

  邴章與芾干皆點頭稱贊,芾干道:“大子如此,亦無求矣!”不一會,酒菜便端了上來,來丹為二人斟滿酒,便在一旁端坐。邴章與芾干時而高歌時而低泣,好不痛快,酒至酣處,芾干一拍桌案,道:“邴章,最近發生了一件奇事。”

  邴章一時來了興趣,不禁問道:“什么奇事?”

  芾干道:“邴章,聽說過殷天子三劍嗎?”邴章點頭道:“當然,殷天子三劍,分別為承影劍、含光劍和宵練劍,并稱殷天子三劍。”

  芾干道:“不錯,確是這三把劍,傳聞這承影劍將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際,北面而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識其狀。其所觸也,竊竊然有聲,經物而物不疾也。這含光劍視之不可見,運之不知有。其所觸也,泯然無際,經物而物不覺。這宵練劍方晝則見影而不見光,方夜見光而不見形。其觸物也,騞然而過,隨過隨合,覺疾而不血刃焉。三把劍各有千秋,又緊密相連。同殷王所有。是以世人將之并稱為殷天子三劍。但相傳這三把劍被女媧娘娘下過詛咒,是不詳之劍。”

  邴章不解道:“那芾干所云之奇到底奇在何處?”

  芾干道:“奇就奇在,這把劍已被一位衛國人找到。而且,還應驗了詛咒!”

  邴章“啊?”了一聲,不禁問道:“那衛人已死?”

  芾干搖了搖頭道:“那衛人并沒有死,但那衛人的父母,妻子在一夜之間盡歿!”

  邴章嘆了口氣道:“人不可勝天道,那衛人悖逆天神,有次下場,不足為怪!”過了一會又道:“只是連累了家人。”說完看了看身邊的來丹,仿佛是為自己慶幸。讓來丹回去安歇后,二人又聊了許久。

  酒巡已過,二人有些倦怠,便席榻和衣而眠。

  天色已漸漸發白,陶挽將二人叫起,二人便起身整理衣冠準備上朝。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殷天子三劍目錄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