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3:56: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石靈傳說
  4. 第四章 九州大陸(四)

第四章 九州大陸(四)

更新于:2018-03-18 19:09:02 字數:2156

  霧隱堡的一間小屋里,西月正坐在一張潔白的床邊,神情困頓看起來幾天沒有休息了。

  “嚶……”

  西月迷迷糊糊的聽見床上有動靜,猛地一驚,“寧尋,你醒啦!師父師父,寧尋醒了!”西月趕緊朝屋外喊道。

  流木從屋外聞聲而來,緊隨身后的還有一個鶴發童顏的老者,正是霧隱堡的藥癡。

  “哇……”寧尋一個沒忍住又朝床邊的一個器皿里猛吐了一口黑血,隨后又昏倒在過去。

  “寧尋!”西月嚇了一跳,趕緊查看寧尋的狀況。

  流木也是一驚,向身旁的藥癡投去詢問的目光,“師父,這……”

  藥癡一皺眉頭,“幾十年了還沒改過來?”

  流木把頭一低,如同做錯的孩子一般,“是,少主”

  藥癡沒理流木,向床邊走去,招呼西月讓到一邊,伸手在寧尋的鼻子下面探了探,“你們放心吧,這小子沒事,只是身上的蛇毒還沒解就被秋明的劍靈打散了,所以恢復的時間久了點。”

  西月跟流木聽后同時吁了口氣。

  “秋明這是想給我出難題啊,我讓你們采的易枯草呢?”

  “啊,在竹筐里,西月”流木示意西月去拿過來。

  西月出去又進來,“谷老頭,給。”

  “西月!”流木呵斥了一聲。

  “呵呵,沒事,只要別叫我師父就行,其他隨便叫。”

  “是!”流木朝正在做鬼臉的西月瞪了一眼。

  藥癡接過一株易枯草,將易枯草放在寧尋的胸口,然后單手結印,隨著結印的完成,藥癡的手心漸漸呈現出一株易枯草的模樣的綠光。

  藥癡將綠光放在在寧尋胸口的易枯草上方,令人驚訝的是易枯草本來枯黃的顏色在綠光的照耀下竟然慢慢變成了綠色,恢復了生機,并且正緩緩生根,根尖深深的扎進了寧尋的胸口。

  西月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著,她還是第一次見藥癡施放草靈,“師父,寧尋不會有事吧。”西月緊緊的捏著流木的衣服。

  流木安慰道,“沒事,少主這次可是拿出了本命草靈,一定能治好寧尋的。”

  不一會兒果見寧尋胸口上的易枯草起了變化,易枯草扎進寧尋胸口里的根須正不斷的吸取著黑色的毒血,潔白的根須都被染成了黑色,直到整株易枯草都由綠變成黑,藥癡一伸手,易枯草上方的草形的綠光便隱入藥癡的掌心,隨著綠光的消失,寧尋胸口上黑色的易枯草也失去了生機漸漸枯萎。

  藥癡泛著綠光的右手抓住枯萎的易枯草的莖葉,緩緩從寧尋的胸口拔出,整個過程拔完,足足拔出了幾米長的根須,又細又長,如同蛛網一般密密麻麻,有的根須上還帶著鮮紅的血絲。

  目睹了整個過程的西月嚇的驚叫連連,但是再一看寧尋的胸口竟然只有指甲蓋大小的傷口,不由得暗自驚嘆。

  藥癡摸了一下額頭的汗,“好了,這小子身上的余毒都已經清完了,醒來只是早晚的事。”

  西月充滿感激,“謝謝您,谷老頭。”

  流木又瞪了西月一眼,感激道,“師……少主,寧尋是個好孩子,沒有您,他就……”

  藥癡揮手打斷流木,“我只救霧隱堡的人,至于他是誰并不重要。”說完走出了小屋。

  西月給寧尋拉好被子,見寧尋還沒醒來,便好奇的問道,“師父,你為什么管谷老頭叫少主啊?”

  流木噓了一下,拉過一張椅子坐下,“什么谷老頭,你聽誰說的。”西月才來霧隱堡沒幾個月,不知道這些事倒也不奇怪。

  “我聽新月堂的好多人都是這么私下里叫的啊。”

  “新月堂的人知道什么,這些都是陳年舊事了。大少主就是七劍之首的谷武,你應該知道吧,藥癡就是霧隱堡的二少主谷叢。”

  西月聽后一臉的懷疑,“我不信,為什么大少主正值壯年,二少主卻如同老者一般啊?”她進堡之后在新月堂曾見過一次大少主,當時大少主雄姿英發,威風凜凜,雖然已經五十多歲,但在這個人均年齡二百歲的九州大陸,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候。

  流木一臉沉思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在我剛進堡那時二少主還與普通人無異,隨著后來二少主修煉草靈的時間越長,二少主的頭發也漸漸變白,形容也變得如同老者一般。”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藥癡也姓谷。可是二少主為什么不讓您叫他師父啊,剛才二少主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流木聽后一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以后不要再提了啊!”說完流木起身提起竹筐走出小屋,“我去采藥,你就留在這里照顧寧尋,有什么事就用白蛤傳音我。”

  西月掏出一只白色的小蛤蟆逗弄著,嘟著嘴道,“寧尋,你快點醒來哦,不然我快悶死了。”

  西月手里這只白色的小蛤蟆是她和師父一起在安澤深林里采藥時發現的,具有千里傳音的功能,對著這只蛤蟆說話,千里之外的另一只蛤蟆就能把說話聲傳過去,霧隱堡里雖然也有但只能是外出執行任務的“大鬼”才能攜帶。

  西月也是聽流木師父說過,因為九州大陸所有具有特殊能力的人都背稱為“被魔鬼看上的人”,霧隱堡索性就將剛加入的新人就被稱為“小鬼”,經過修煉完成考核就能升為“中鬼”,“中鬼”往上就是“大鬼”,只有“大鬼”才有資格出堡執行任務。

  每一只小鬼都致力成長為一只大鬼,因為大鬼意味著更多任務的報酬,更多堡里的權利,更重要的是更多的自由。

  西月也想成為一個大鬼,她是一個孤兒,沒有被夏菲姐姐帶進來時,她一直都被人們當作妖怪一樣對待,就因為她能用花靈招來蜜蜂蝴蝶,人們說她是花妖化身,同齡的孩子朝她扔石塊,大人們拿著棍棒驅趕她。人們的像避瘟神一樣躲著她,雖然她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害人的事。來到霧隱堡的幾個月里,她發現許多跟她一樣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在這里她找到從來沒有的歸屬感。

  既然我們被世人稱作魔鬼看上的人,那還不如努力成為世人眼中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