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21:59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成長與蛻變
  4. 第二章 媽媽的擔心

第二章 媽媽的擔心

更新于:2018-03-17 19:44:08 字數:2127

字體: 字號:
  三哥一出事,我們每個打工者的家人不知有多擔心自己的孩子,直到我們每人都給家里打電話報了平安。尤其是我家里特別擔心,因為在這的每個人都是家人送到車站,只有我一個人是偷著跑出來的,家人不知道,我上火車前幾分鐘給家里打的電話告訴我媽的,那時我們村里一共有兩部電話離我家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沒有直接告訴我媽,而是讓人轉告的。當時我身上只有十塊錢還是我媽讓我到街里買一袋洗衣粉的錢。我偷著走的原因是這樣的,正月十八晚上白瑞軍去找我說明天出門去丹東打工問我去么。我呢就和媽媽商量了一下,她同意了,我當晚就開始準備行李和出門的東西,所有東西準備就緒就等明天出發了!沒想到第二天媽媽說什么也不讓我去了,我怎么說都不同意,我和白瑞軍都說好了怎么說不讓去就不讓去了呢?為這我和媽媽鬧的很不愉快!白瑞軍他們坐車走了,過去兩個小時了,我的心情不好。于是我一個人向著后面大道走去,坐車的地方離我家有二里地的路程,很快我就到大道了在那里站了好一會!突然有人和我說話,“干什么呢?”我一看是我媽,我說他們已經走了我想到街里送送他們,媽媽說:“行順便從街里買袋洗衣粉回來,給你十塊錢”。到街里是七公里路,我一個人走著去的,當時心里沒想送他們,只是心情不好想散心,沒有目的地的走!我把喀左縣城大城子整個走了一遍,每一條街道都到過我的身影,最后我也累了,我就到了客運站想坐車回家了。沒想到從客運站里出來幾個人我愣住了,“你們不是走了么?”我說,白瑞軍說:“坐下午的車去凌原,晚上十一點多的火車,你干嘛來了”。我說:“是送你們來了”,“別送了跟我們一塊走吧”白瑞軍說著拽著我就進了車站了,我說:“不行我媽還不知道呢,再說我什么也沒拿”,白瑞軍說:“沒事我去給你媽打電話告訴她一聲,行李什么的場子里有可以賒來用的別擔心”!我的意志太不堅定了,可能我是太想去的原因吧!跟著感覺走就上了車了,這也是我沒有行李和換洗衣服的原因了!我到丹東后沒少給家里寫信向媽媽道歉,后來媽媽也不怪我了,說:“在外邊要會來事少說話多干活”!我信了我也聽了……

  就這樣一身衣服十塊錢我干了五十四天。終于開支了,一共掙了五百一十元錢開一半,扣一半以后每個月都這樣,剩下的工資到完工時一起給。我身上的衣服也該換下來了,我們一起去了蛤螞塘市場買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又去理了發!回到場子看到這里的工人沒有不開心的,我到工棚子就去澡堂子洗了個澡把衣服換了,拿起舊衣服到陽光好的地方我要看看五十多天沒下過身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樣了。我把內衣拿過來一看,自己都不相信這是我過年時新衣白色襯衫,現在是黑色的了,里邊外邊都是油泥。老人講衣服時間長了不換會長虱子的,于是我把內衣領子縫掰開,因為都是油泥所以是掰開。我順著縫一看,嚇我一跳還真有虱子,而且還不少呢,都是死了的。不是我殺死的是餓死的,因為油泥夠厚把縫給封死了,真是罪過不是我殺卻因我不脫衣服不換衣服而死。這事我記憶猶新啊,到死都不會忘的,我這樣的要了一群虱子的命!也有好衣服了,天氣也變暖和了夜里沒有凍了。一車間陸續開工了,一車間是專門出水坯子的!我們屬于二車間,老石頭給我們分工了,白瑞軍問我干什么活,我說:“跟你一樣,你干什么我干什么”,他說:“他干的活累啊怕我頂不住”,我說:“沒事兒哪有活計累死人的,況且別的活掙錢得也不多”!白瑞軍去年是裝窯,干的是計件工資,一車三毛五分錢。說是去年沒少掙,而且是時間短也就是多半天的活。早的話一點多就下班了,晚點的話,三點多就下班了。具體活就是推個車去架趟子,把干透的磚坯子裝到車上讓記車數的那個主任給記上,然后推到磚窯,里兩塊兩塊的遞到碼窯師傅手里你的任務就算完成了。一車復一車的推,一天兩個窯口什么時候裝滿什么時候下班!干活第一天白瑞軍告訴我說:“不要使勁干悠著來,而且你必須得帶手套”!頭半天我還帶手套了,下午我就沒帶,我看別人都沒帶,就一個小時時間我的手指肚全都磨漏了,血印了!白瑞軍說:“你不聽我的話么,該”。第二天還是他想的法,給我找來了醫用膠布,把手指頭都給纏上了。這下好了甩開膀子干吧。很累啊,晚上都不知什么時候睡的,整夜沒做夢這個香啊!第二天早上白瑞軍叫我起床,我身上酸痛的動也不想動,走路都東翟歪西搖晃的!就這樣的七天過去了。說來也怪,我說這幾天好像缺點什么沒干似的,這幾天我沒去過廁所,大的小的都沒有。今天我去了解了小手,給我嚇一跳,尿顏色是紅色的還有些發黑,到晚上又尿了一泡尿顏色好了點,我的心也跟著落地了。又過一天解大手了,全是黑球球!一切正常了,我走入了正軌,沒有什么我不會的,也感覺沒那么累了!每天就是推著裝窯的車跑啊跑啊,青春就是這個味兒。你追我趕的比著來誰也落不下誰幾車的。開開心心的過著每一天,掙錢多少無所謂開心就夠了,每天都覺的那么充實!

  磚廠的工作很單調,時間長了有些乏味。所以我們沒事就自己找點樂子,比如說:玩撲克,在磚廠啊最愛玩的也就是斗雞了南方人管它叫扎金花,每人三張牌誰也不知道誰是什么牌,玩的就是心理戰。不過也有過于執著的。我們不用真錢玩全都用飯票,1角、2角、5角、1元、2元和5元的。剛開始玩的時候老是輸,沒事的時候我就想為什么呢?這幫小子老鬼道了個個精的跟猴似的,手里都有活。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