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38:49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霹靂競天
  4. 第一章、魔神降臨

第一章、魔神降臨

更新于:2018-03-17 11:18:27 字數:3378

字體: 字號:
  藏青云地,結界外圍。

  銀鍠朱武、補劍缺、東宮神璽、四非凡人、莫滄桑、伯藏主等苦境正道群雄聚積在一方,與異度魔界的五大魔王之首御靈天王啻非天帶領的部屬伏嬰師,拜江山,斷風塵,暴雨心奴,唐絕等眾魔對峙著。

  銀鍠朱武手執涅磐劍,凝視著啻非天,眼中帶著冰冷的肅殺,“你,真要攔我嗎?”

  眼前的男子姿容出世、衣著華貴,舉手投足間盡是說不出的霸氣,他手中的血斷邪刀散發著凜冽的赤紅光澤,“沒有人能阻止棄天帝再臨人間,你,也不能。”

  銀鍠朱武眼神一凜,橫劍而立,“那今日,我們便在此一戰吧!”

  啻非天的手指輕輕劃過那寒氣森森的劍刃,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你不是我的對手。”

  銀鍠朱武短促地冷笑一聲,眼角眉梢間殺機盡現,“戰過便知。”

  啻非天渾身帶著一種不可一世的威嚴,他沉聲道,“既然你執意求死,那我便奉陪到底!”

  異度魔界最強者的一戰,一場牽連天下命運傾刻劃開戰局。

  銀鍠朱武催動著手中的涅磐劍,一出手,便是勢如雷霆的極招!

  “氣雙流、貫天擊、一斬風月!”銀鍠朱武口中低喝,劍上爆發出不可匹敵的威力,直擊啻非天。

  啻非天知此次對手之能為,絲毫不曾大意,他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閃身避過雷霆般的一擊,同樣以極招相對,他口中喝道,“赤血神印、十二天罰!”

  最最強悍之招,迄今為止異度魔界最是強悍之人,極致的戰意,令天地隨之微微顫栗。

  與此同時,苦境群雄與異魔群魔戰在一處。各自守護的立場,只有不顧性命的搏殺,傾刻之間飛砂走石,煙塵亂舞,光影齊飛,血霧漫天。

  ***

  天際烏云籠罩,冷月與繁星被團團黑氣遮蔽。天地之間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藏青云地,結界之中。

  高高的祭臺之上,站著一個容貌絕世、幾乎讓人驚為天人的女子。她的衣著華貴、氣度雍容,眼角眉梢間卻透著一股邪魅的氣息。此人正是異度魔界五大天王之一朱翼天王織語長心。

  她凝眉冷視著臺下那一片燈光的海洋,眼底一抹詭譎的微光一閃而逝。

  仔細看去,那片海洋卻是由幾百人雙手間滾動著的水晶球所發出的光芒,比漫天的星辰還要耀眼。

  星辰的前方,是一根足有五丈寬,抬眼望去看不到盡頭的似是與天相連的巨大支柱。

  織語長心抬首仰望著天際的濃云,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臺下那星星點點的光芒越來越熾,突然,織語長心沉聲開口,“啟陣!”

  隨著她的話語,那片燈光的海洋剎時射出一道道白光,光線與光線相連,點亮了周圍的空間。

  那些水晶球在那些白衣人的手中懸浮滾動著,發出輕微的能量波漩,空氣之中散發著一種細微的能量浮波。

  剎那之間,由四百六十四個術師組成的巨大法陣形成了一個形狀奇特的圖騰,那圖騰發出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七色光暈,一時光芒大盛,照徹萬古!

  織語長心抬起手掌,掌上祭出一把散發著幽幽藍光的劍。那劍浮在她手掌一寸之處,微微鳴動。

  織語長心口中吟誦著繁復的咒語,那把劍竟像活了一般,向著陣中的上方而去。

  那把劍凝滯在圖騰的中心,一時之間,那圖騰似劈出道道五光十色的閃電,向著劍身沖去,一觸即被吸納吞沒于劍中。

  然而詭異的是,那些白衣術師卻在這樣的陣法中逐漸變得形容枯槁,一個一個地倒了下去,失去生命的鮮活氣息。

  剩余的術師見到這樣的場面,卻沒有一點退卻和猶豫,仍是不斷地驅動著身體里的力量之流,完成最后的獻祭。

  不知過了多久,織語長心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兩指微動,口中道,“斬!”

  那把吸附了數百術師靈力的劍陡然變成一把長約三丈的巨劍,在半空中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旋轉著,沖著神州之柱斬去!

  劍刃擊向那堅固的巨柱,只聽轟然一聲巨響,柱身沿著斷裂之處紛紛碎裂,神州震動,天地失色!

  ***

  結界之外,藏青云地已是橫尸遍野。

  眾人感應到了神柱之毀,血戰中的苦境群雄此時已經損失過半,反觀魔界一方也是如此。滿目的殘肢,斷臂,血肉,和再也不能拼湊完整的尸體。

  拜江山發出一聲大笑,滿眼狂喜,“成功了!”

  暴雨心奴雙眼射出瘋狂的光,幾乎要頂禮膜拜,“魔神降世了!棄天帝降臨人間了!”

  在場苦境群雄眼見大勢已去,不由心中涌上一層絕望。

  補劍缺看著遠方那上下碎裂的神柱,破口大罵,“我滅你老母!”

  銀鍠朱武此時衣袍染血,雙膝跪地,眼中現出難以言喻悲憤之色,“終究,還是來不及了嗎?”

  啻非天也是受了傷,他捂著左肩不斷冒血的傷口,深紫色的眸中劃過一道不可提摸的銳芒。

  此時,大地巨烈地顫動,天際的烏云激烈變幻。地表之上,突現一條巨大的裂縫,隨著那條裂縫的迅速擴大,整個藏青云地一寸寸龜裂,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

  無與倫比的力量,浩瀚如滾滾狂潮,挾著吞天滅地之勢席卷而噬,募然之間已是充斥了空間中一切可容納物質的空間縫隙,連風與光都被割裂,乾坤震蕩,能量挪移。

  感應到危險的眾人疾速飛身而起,避過那股逆天之力的沖擊。而那些沒有反應過來的人卻被那滅世之威波及,連一絲慘呼都沒有發出便被卷入那能量的氣流中,眨眼間便化為齏粉!

  這時,一個巨大的光球從天而降,強烈的光芒耀得人睜不開眼,那股光芒逐漸顯現出一個人形,黑色的發,黑色的長衣,華麗無比的裝飾,睥睨一切的氣勢。

  那人攜著摧毀一世之威能降臨人世,凌駕于眾生之上的眼神帶著極端地蔑視,口中訴出驚世之語,“人間,又污穢了!”

  神州第二柱崩毀,毀滅之神再臨人間,這場傾世的浩劫將如何化解?

  天地動蕩,風云際會。

  ***

  而神州大地之上,天崩地裂,山洪海嘯,無數的苦境平民驚呼逃竄。

  “天啊!海水倒灌了!海水淹過來了!快跑啊!”

  “這是天罰嗎?!這是天要滅苦境嗎?!”

  “末日降臨了!末日降臨了!大家快跑啊!”

  “娘!娘!你在哪里?宏兒好怕!”

  “蒼天啊!那是什么?泥石流嗎?誰來救救我們!”

  在這場吞噬一切的災難中,無數的人被洪水沖去,被泥石流淹沒,被碎石瓦礫活埋,被紛亂的人流踩踏至死,尸骨成丘,血流成河。

  ***

  大地之上腥風血雨哀鴻遍野。

  而此刻的高天之處,云海之間,萍山之上卻依舊一片安靜詳和。

  萍山的十里蒲團,云霧飄渺,桃花紛紛,一道飄然出塵的身影盤膝坐在云海石臺的蒲團之上,正自閉凝息,吸納天地之靈氣。

  她戴著一個遮住半邊臉的銀色面具,瀑發如雪般純白,一襲淡藍色與白色相間的長衣,眉目如畫,氣質清華。

  突然,感受到大地之上異變的災厄,她瞬間睜開眼晴,一滴血從指尖射出,滴向那虛無縹緲的白云之海,那云海起了一層淡淡的霧之漣漪,旋即現出一個個畫面來,奔逃的人群,絕望的呼救,尸骨無存的蒼生……她看著那一幕幕如同煉獄的場景,眼底浮起暗涌。

  ***

  藏青云地的結界外圍,傳說中的魔神、異度魔界之皇棄天帝從天而降。

  啻非天冷聲吩咐,“眾魔,退!”

  那些異度魔界的魔兵魔將似是早已商量好了一般,朝著一個方向疾速退散。

  而銀鍠朱武也是對苦境群雄道,“眾人快撤!”

  只見棄天帝手掌輕抬,一道光漩便從手中激射而出,迅速擴大,將那撤退不及的大部分苦境群雄罩在其中,只聽一聲強大的爆裂之聲響起,那被縛住的眾人傾刻全滅!

  而銀鍠朱武想要阻止,卻是被棄天帝指尖發出的一道氣漩光帶縛住,掙脫不開。

  棄天帝看向銀鍠朱武,“吾兒,你也想與我為敵嗎?”

  銀鍠朱武在那強大的威壓之下,心頭竟劃過一絲顫栗,然而只是一瞬,就不屈地迎上棄天帝的視線,“父皇,請你手下留情,放過世人吧!”

  “說出這句話,吾兒,你也污穢了。”棄天帝神色冰冷,俯視著跪在地上的銀鍠朱武,“你難道不知,吾創造異度魔界目的就是為了摧毀人間。”

  銀鍠朱武沉聲道,“力量不是絕對,人間也不該崩毀!”

  棄天帝冷冷一笑,蔑視天下的眼神狂妄霸氣,“朱武,只有絕對的力量才能達成愿望。你只有一個選擇,追隨吾見證這個污穢人間的覆滅。”

  銀鍠朱武道,“你也只有一個選擇,殺了我,否則我將阻止你,至死方休!”

  棄天帝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哦?吾兒,那父皇就留你一命,讓你好好看著你身邊的至親好友一個個死在你的面前,痛苦,后悔,但是求死不能。”

  銀鍠朱武冷聲道,“棄天帝,人類沒你想像的這般脆弱,你注定失敗!”

  “是嗎,”棄天帝手指微動,解開朱武身上的束縛,“那就讓吾一觀人類的韌性。”

  ***

  神州動蕩,魔神降臨,各路群雄紛紛出世,這勢不如魔的局面將如何逆轉?

  天下風云變幻,大亂已啟,苦境之世,誰主沉浮?

字體: 字號: